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快速进入版块与发帖 搜索
查看: 4793|回复: 2

[前尘梦] 一入冰湖 两世相隔 ———笑傲江湖冲东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7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笑傲江湖--冲东恋 (东方姑娘居然可以爱成这样······)
天边一弯残月,清清冷冷的光,正是一年中的白露。 自东方不败失踪,任我行亡故,日月神教已不复以前的声势。 黑木崖后的冰湖边,悠悠的箫声划破夜空的宁静,仿佛与明月唱和。 “平神医好兴致。”一人从幽暗的林中转出,停在吹萧之人面前。 “令狐掌门,哦,不,令狐少侠,深夜到此,扰人清梦,不知所为何事?”

平神医,我来此只想问,盈盈身中三尸脑神丹,原说天下无药可医,为何生死之际忽又获救?” “令狐少侠,往事已矣,圣姑的毒已解,你们二人已结为夫妇,这是圣姑和你的造化,此身莫问他身之事,你还是回去吧。” “此事不明,令狐冲终身不安,就请先生看在我一片赤诚,还望先生告知真相。”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少侠还是回去吧,以后也莫要来了,过好自己的日子,才不会辜负了这际遇,不会辜负了这月色。”平一指说完,深施一礼,转身隐入茫茫的夜色之中。 令狐冲站在原地,愣愣的出神。 盈盈中了东方不败的三尸脑神丹,垂死之际,他带着盈盈来到这冰湖

本想盈盈一死,自己也跟着殉情而死,报答盈盈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平一指却突然出现,说自己能解三尸脑神丹之毒,但是有个条件,就是治好后,不得相问,速速离开黑木崖。 他激动之余,牵动内息,吐血昏倒,醒来之后,平一指已解了盈盈中的毒。 盈盈痊愈后,他与盈盈在西湖梅庄成亲,自此归隐,不问江湖之事。

人人都道他与盈盈是神仙眷侣,琴瑟和鸣,却不知他夜夜不能深寐,总是梦见同一个女子。 有时候这个女子拿着一条蓝色的发带,在如霜的月色下翩然起舞,他看不清她的面貌,只记得她一头长发披泻而下,迎风而起,似有光芒围绕, 如雾如幻,梦里有一片麦田,银色的月光,数不清的蒲公英在四周翩飞,他拿着酒壶坐在麦田里,迎风畅饮,说不尽的安然与欢喜; 有时候,梦里的女子身着紫衣,拿着荷叶喂自己喝水,自己抓住她的手,对她说自己不会死;有时候梦见一把长剑从那女子的肩膀穿过,他看见她的泪水和从自己长剑上留下的她的鲜血,即使在梦里,他仿佛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绞成片片; 有时候她身着红衣,在月色里对他说,令狐冲,我已把能给的全给了你,无论如何,你要过的幸福。然后转身飞走,他伸手想抓,却只抓住了掌心的一缕清风。每次醒来他都汗湿衣襟,隐隐觉得这个女子与他有紧密的联系,却始终想不起来她是谁。 日复一日,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郁郁寡欢,或喜或悲,不管什么情绪总是归结在梦中那个红衣姑娘的身上。 盈盈关心询问,他每每想与盈盈说,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日积月累,仿佛有一道屏障竖在他与盈盈之间,人前二人恩爱依旧,可是夜深人静之时,二人却相顾无言,再无当初琴箫合鸣的默契。 直到那日,老头子带着女儿老不死来梅庄访友,老不死无意中说出她曾在冰湖旁看见平一指把一个穿红衣服的姑娘沉在湖底,老头子笑言不知这个杀人名医又在干什么奇怪的勾当。 说者无意,却猛然触动令狐冲的心弦,难不成自己所梦见之人竟与当日平一指解盈盈之毒密切相关,他辞别盈盈决议到冰湖寻平一指,要一个答案,盈盈送他出门,牵着他的手,含着眼泪,只说了一句冲哥,却再说不出别的话。 他看着盈盈,新婚燕尔,本应浓情蜜意,自己却暗生心魔,连累她憔悴不堪,怜惜之心大起,他反手把盈盈拉入怀中,“盈盈,我心中有一件事,必须弄明白,如若不然,我终身都不得安宁,你放心,待我找到平一指,查明真相,必会回来,到那时,你我夫妻和睦,白头偕老。”

盈盈听他说出这话,身子一颤,“冲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盈盈,你为何口出此言?” “没什么,冲哥,如果你一定要去,我只希望你早去早回,我就在梅庄等你,盼你不要忘了夫妻结发之情。” “不要忘了夫妻结发之情。”令狐冲站在岸边静静的想着盈盈的告别之语,莫非盈盈知道些什么。只觉得心乱如麻,所有乱糟糟的情绪都堵在胸口,无法释放。 “平一指,你出来,你把话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人让你救盈盈,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救盈盈,那被你沉入湖底的女子到底是谁,平一指,你出来。”

半晌,平一指的声音从林中传出,“令狐少侠,往事不可追,你既已忘却前尘,不如就当红尘发梦,回去过你与世无争的生活吧,有很多事,与你无益。 我曾答应一位故友,保你一世安稳,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辜负了别人为你付出的一切。” 令狐冲扑通跪倒在地,“先生不知,令狐冲夜夜不能深寐,求先生告知真相,解我心头谜团,令狐冲感激不尽,先生若不肯,我宁愿跪死在冰湖之畔,到那时,平先生有何面目去见故人。” 平一指沉吟良久,“也罢,我本就不赞同她如此委屈自己,告诉你也好,也叫你知道你辜负她究竟有多深。冰湖之底有你想要的答案,你想知道,就先去冰湖之底看看吧。” 令狐冲站起身,调匀内息,纵身跃入冰湖之中。湖水冰冷刺骨,纵然他此时已经修炼少林易筋经,内功已是

当世无双,也觉得浑身发冷。隐约间他耳边突然响起女人的声音,“你可知,这冰湖是我们日月神教的圣地,这湖水就是人生的轮回,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你把我葬在湖底,来世,我愿做安然的女子,与你携手与共。”是谁?是谁跟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自己当时说了什么,是谁?

令狐冲只觉得头痛入绞,但还是暗暗运功调息,慢慢接近冰湖之底。 只见冰湖正中的底部有一块巨大的寒冰,寒冰上静静的躺着一个红衣服的女子,他越接近寒冰觉得内息越乱,渐渐感觉呼吸困难,他一下抓住那女子的手,只觉得入手冰凉,不似活人,却又仿佛如此熟悉,好像自己拉过这手千百遍,只觉得就算有天大的事情自己也不会放开这只手。恍神之间突觉心口被重锤擂过,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令狐冲一下觉得自己身处冰湖之中,一下又觉得自己身处烈焰之下,忽冷忽热,浑身的内力好像不受控制,在经脉里游窜。这种感觉实在好熟悉,自己何时受过这么重的内伤,为什么自己全无记忆。 “东方,你放心,我令狐冲烂命一条,不会死的。”

自己在和谁说话,东方是谁? 眼前忽然一转,仿佛来到黑木崖的万丈悬崖之上,自己手拉悬崖上的蔓藤,拉住一个男装打扮的女子,高喊,“拉住我,拉住我”。可是她还是轻轻一推,把自己推上山崖,而她却堕入万丈深渊。“东方姑娘。”终于,令狐冲高喊出这个名字,好像被封堵的记忆终于找到出口,往昔的记忆终于喷涌而出。 “你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啊,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啊?” “你要是在思过崖面壁,我一定去看你,只不过是在吃过美酒肥鸡之后。” “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 “令狐冲,我不许你死”。 “我想和你一起喝酒弹琴。” “自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的心就像跌入一片深深的湖水,不由自主的就想往你身上靠。” “对,我就是邪魔外道,我还要杀更多的人,我叫你杀我啊。” “令狐冲,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爱过我? “啊···”令狐冲大叫着惊醒,他想起来了,想起那个女子, 那个和他在麦田里对酒当歌,击节舞剑的女子, 那个在群玉院为他输入内力疗伤的女子, 那个在思过崖上与他相互喂招,陪他习武的女子, 想起了那个为救他冒死上雪山寻找雪狼胆的女子, 想起了那个从背后拥住他的女子, 想起了她对他说过的那片深深的湖水, 想起了他重伤之际,每次睁眼,总是那抹紫衣在背后支撑着他, 他垂死之际她拉着他艰难前行, 想起了决裂的一剑,想起了思过崖上的恩断义绝,

想起她月下红衣翩然入梦。 是她,此生令狐冲绝不该相忘的女子-东方不败(东方姑娘)。

令狐冲翻身坐起,发现平一指坐在窗边的椅子上。 他一把拉住平一指,“平先生,我已经全想起来了,东方不败是堕崖死了么,她现在究竟在哪里,我有很多事想不通,我要亲自问她。你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 平一指指向隔壁的屋子,“你要找的人,她就在哪里,有些话,你可以去亲自问她,可惜,当她愿意讲给你听的时候,你不愿听,你想听的时候恐怕她已不会告诉你了。” 令狐冲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奔向隔壁的屋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巨大的冰棺,他扑到冰棺之上,红衣女子静静的卧在里面,宁静安然,恍若熟睡, 她的头发如海藻般披散在四周,令狐冲记得,这些头发曾经在银色的月亮下绽放出多么美丽的光芒,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令狐冲记得,当他们一起在思过崖上舞剑,那眼里是真诚的笑意和无比的满足, 她的嘴唇依旧艳红,令狐冲记得,当他和她诀别时,她轻轻地吻上他的嘴角,对他说,你一定要幸福。 这是他记忆深处的容颜,没有一分更改,可是她却再也不能陪他一起舞剑,陪他一起喝酒,再也不能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令狐冲伸手轻轻地抚上东方不败的脸颊,冰冷而没有温度,“东方,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躺在这里,我从来没有想让你死,你不要死。”一滴滴的泪水顺着令狐冲的脸庞滴落在东方不败的脸上,那灼热的泪水一滴落就变得冰凉,令狐冲伸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棺中的女子仍旧安详的躺在那里,没有起伏。

“令狐冲,东方教主已经死了,你不必做这种种痴情之态,她活着的时候你没有好好珍惜她,如今她死了,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了,你要的真相,我马上就会告诉你,只是希望你听了不要后悔。” 令狐冲抬头望着平一指,心里突然涌上一丝恐惧,他预感这即将揭示的真相将足以毁灭他的余生,颠覆他的一切认知。东方教主堕崖后,被风清扬所救,教主本万念俱灰,一心求死,情之一字真是害人不浅,得知你将与圣姑成亲,她想在死前去与你见最后一面。 我当时想到了神教中人人必服的三尸脑神丹, 怕因为圣姑的毒你再迁怒于教主,令她伤上加伤,忙不迭的阻拦, 只盼着时间拖的越久,这情伤就能少一分,终究能保她一命, 可是她终究没有听劝,仍然与你定下冰湖之约。” 平一指话音未落,令狐冲就接道:“那夜,她与我约定冰湖相见, 我虽惊喜于她的出现,更多的却是想从她那找到三尸脑神丹的解药, 医治盈盈的伤,这样我才能偿还盈盈对我的恩情。”

令狐冲平静的诉说着他与东方不败最后的相见, 那夜,她身着一袭红衣,美得不似凡尘中人,她抱住他,轻轻的吻上他的嘴角,在他的耳边说,令狐冲,我祝你一世安稳,美满幸福。 自己呢,满心都是如何取得解药,满心以为以后的日子还长, 只要能解了盈盈的毒,自己就可以无愧于心。 却没有看出她眼里的决绝,当她告诉自己冰湖的传说,自己说了什么? 东方教主,千秋万代,不必考虑身后之事。

你不交出三尸脑神丹的解药也无妨,我只与盈盈同死便是。
如果自己当时能够拥住她,告诉她自己真正的心意,
那又该如何;如果自己在她翩然远去的时候拉住她,那又该如何?
令狐冲只觉得自己满眼都是最后相见时东方不败的那双眼睛,
那美丽的一双眼睛,却那么悲伤,而自己正是这悲伤的源头,
是自己,把本该高高在上的她拉入凡尘,累她堕入情爱深渊,
却又没能好好呵护她,最终辜负于她。

“所以,她在见我一面之后,终于自戕身亡了么?原来终是我害死了她, 我令狐冲一生无愧于心,竟害死了我最爱的女子。” “令狐冲,她是害死的不假,但是,她却不是自戕身亡。” 令狐冲闻听,瞪大眼睛,“那她究竟因何而死,难不成竟与盈盈的毒有关不成。” 平一指没有接话,只是慢慢的走到冰棺之前,“令狐冲,你可知,当日教主并没有骗你, 三尸脑神丹本就没有解药,那所谓的解药也仅能缓解毒发的时间, 而且,这种解药服食过多久会渐渐迷失本性,如行尸走肉一般。 可是,全天下只有我知道,想要彻底根除三尸脑神丹,只有一个办法。” “究竟是什么办法?” 平一指用手点指东方不败的尸身,“你看,我以万年玄冰为棺, 把教主的尸身沉在冰湖之底,她的尸身可千年不腐。 但是你知道么,虽然千年不腐,这却是一具没有心的尸体。”

令狐冲浑身颤抖,只觉得全身没有一个地方听自己使唤,一颗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隐隐猜出真相却不敢确认。面如土色, 嘴唇惨白,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令狐冲,你果然是个聪明人,看你的形状我也能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没错,要想根除三尸脑神丹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有一个活人在极寒之地,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换给中毒之人。 这就是三尸脑神丹自古无药可解的真相, 试问,世上有什么人愿意活生生的挖出自己的一颗心?”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令狐冲只觉胸口一阵气闷,一口鲜血喷出,昏迷不醒。 不知过了多久,令狐冲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平一指坐在不远的桌边,桌上放着一只盒子。

令狐冲有一阵迷失,刚才平一指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他猛的坐起,看着平一指, 仿佛希望平一指告诉他,他刚刚听到的是平一指的谎言, 希望平一指会告诉他,冰棺里躺着的只是一个很像东方不败的人, 东方不败只是受了重伤,正在某地养伤。可是平一指只是用深沉的眼光看着他。 半晌,令狐冲好像放弃了挣扎,用沙哑的声音问, “平先生,你说东方为了救盈盈,所以把她的心换给了盈盈么?” “正是。”

“好,既然如此,我再问平先生最后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昏迷中醒来就彻底忘了东方不败,我相信这也是你动的手脚, 请你原原本本的把当日在冰湖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我令狐冲此生就算死也可以闭眼了。” “好,我就细细的说与你听。那日她从冰湖边回来,一日比一日消瘦, 你只知那些时日圣姑身中剧毒,时日无多, 却不知如此下去教主也必死无疑,正在我愁眉不展之际, 风清扬给我送来一物,此物叫做九转断情香, 如若点燃,有人闻之,除非再见,尽忘前尘,

我本打算给教主闻此香, 并带她自此归隐,此生再不与你相见,自可以彻底忘记你。 哪知,我趁她睡着,刚刚点燃,她竟一下挥灭, “平一指,九转断情香,想不到,你手中竟有这样的宝贝。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不过,我宁愿死,也绝不做逃避的懦夫, 令狐冲就像植在我心头的一根刺,碰之痛,但是拔,却是死。 忘却前尘对我来说于行尸走肉无异,我东方不败,虽是女子,却也顶天立地, 算了,他虽负我,我却终不忍负他,终用这条命殉他也就罢了。” 她知道你一定会带圣姑来这冰湖边殉情,特意瞩我在冰湖边等你, 用自己的心换圣姑的心,解开圣姑身上的三尸脑神丹。 在你心神不稳之际,让你闻这九转断情香,她既已换心身死, 世上自然再无东方不败,你既见不到她,

自然也不会想起前尘,如此,就算她彻底了断了这段情。 当你欢喜的与圣姑在梅庄成婚,享尽幸福, 她就孤零零的被我沉在冰湖之底。 令狐冲,这就是真相,你如今听明白了,你欠她的你要如何来还?” 令狐冲呆呆的坐在床上,久久没有一丝反应, 好像这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了,好似所有的事情都再与他无关。 他站起身来,对平一指说,“平先生,你能再让我看她一眼么?” “请便。”

令狐冲再次来到冰棺之前,再看见这如生的容颜,他伸手入棺, 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抚摸她的眼睛,她的脸颊,她的嘴唇, 这是他心爱女子的容颜,这是就算有九转断情香都不能使他彻底忘记的女子, 她像一颗固执的种子,坚定的种在自己的心里,慢慢发芽,悄悄占据一隅, 又悄悄的长大,终于长成参天大树。 自己总认为一辈子很长,只要不死,总有相见的机会,总有解释的机会, 只要报答了盈盈对自己的恩情,自己便是自由之身。 是却没想到她的一辈子竟然如此之短,短到自己再没有机会与她相见。

她死了,躺在这里,当他为盈盈中的毒焦心不已的时候, 她正独自一人承受痛苦,无人倾诉,无人照拂。 当自己欢欢喜喜的迎娶盈盈,她正孤零零的躺在冰湖之底, 盈盈是她仇人之女,她舍身相救,自是以为盈盈是我内心挚爱, 怕盈盈死后我跟着殉情而死,她救的不是任盈盈,她救的是我令狐冲。 可惜她至死我都没能让她知道,她才是我毕生所爱。 平一指说的对,逼死她的不是别人,逼死她的是我,是我的固执,亲手把她逼入死地。 令狐冲此时忽然想到自己很小的时候师娘教自己念过一首词,其中有两句是这样的,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他当时不懂,师娘说这首词是这个人写给他死去的妻子的。 此时想来,只觉字字锥心,句句滴血。

“平先生,东方临终之际,可有什么话留给我。” “此生以了,她与你,已无话可说。” “可有留下什么东西?” 平一指略一沉吟,“罢了,即便是九转断情香都未能使你彻底忘情,教主泉下有知,相必也愿意让我把此物交还与你。”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盒子,递给令狐冲。 令狐冲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有一条蓝色的发带, 是家常的旧物,经常被人拿在手里把玩的样子,令狐冲认得,这条发带是东方不败从自己头上抽走,以带当剑,在月光下翩然而舞,想不到,她留存至今; 还有一支翠绿的玉笛,他见过东方不败随身佩戴,想必是她心爱之物。 他轻轻拿起笛子,用拇指摩挲,上面好像还留有她手的温度,

令狐冲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是东方不败迎风站立,呜咽的笛声从她娇艳的唇角倾泻而出,那么寂寞,那么忧伤。如果还能再重来一遍,自己一定抱住她,亲吻她的额发,告诉她其实从那夜麦田里的翩然起舞开始,自己已然爱上了她。令狐冲难掩心中的悲伤,他抱住这个盒子,终于嚎啕大哭。

梅庄,自令狐冲走后,任盈盈夜夜不能安寝, 这夜,她突闻一阵异香(九转断情香),香甜扑鼻,不觉安然入睡。 第二天醒来在窗边找到一张陌生字迹的纸条,今生已过,望君珍重。 她不明所以,随手把纸条丢弃,回身走出梅庄,再也没有回来。 冰湖,平一指望着空空的冰棺,耳边回响着令狐冲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既用一生殉我,我也用一生殉她便是, 此生不够,那么就用来生补足。 平一指突然想起风清扬说过的一句话,世上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 江湖传言,圣姑和令狐冲夫妇不知为何双双离开梅庄, 有人说看见令狐冲怀抱一红衣女子,纵身跃入冰湖。 还有人说那个红衣女子面目如生,仿佛是日月神教的魔头东方不败。 也有人说在洛阳绿竹巷看见圣姑的身影, 只是不管是谁跟她问起令狐冲,她却只是摇头,仿佛自己从不认识令狐冲这个人。江湖风云变幻,人才辈出,久而久之,令狐冲这三个字就和曾经的东方不败一样, 风流云散,再无人提起。 只有冰湖旁的一轮明月,悄然无语,脉脉如霜。 -------END-------               
0.0     ----- 永远的东方-----





发表于 2013-2-27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额。。。真能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27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xuntian 发表于 2013-2-27 15:28
额。。。真能扯。。

能扯成这样也不错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 BJTUICP备13011901号 )  

GMT+8, 2021-12-7 16: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