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快速进入版块与发帖 搜索
查看: 3994|回复: 57

国家重点一级精子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7 13:31 编辑

                                                          在俺们家盖个心情小楼


擦泪啊,楼被棍叔给戳塌了。。。转战卵巢吧。。。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币 +1 浮云 +1 收起 理由
yemurusi + 1 啥时候让回复呀……
fancy + 1 不让回复,我就只好评分了。这些小东西有感.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35 编辑

关心
一种,对朋友的生活状况毫不关心,狭隘的自我中心,即使闲来无趣与人聊天,也只为从朋友的新鲜事中发掘一二有趣之事,仅供一乐。一种,对世界怕的要命,永远在为活下去而斗争,轻易的扭曲自我,一摊烂泥,时刻为了自己而去关心别人,总是思考着从朋友的脸色、语言中发现一些可以让朋友开心或者可以找一个话题的东西,总想很快得到别人的微笑、肯定。不关心与假关心。我两种都有,挺自私,挺虚伪,也挺浮躁,呵呵,残缺才有追求,生活有趣而美好~
2009-04-06 00: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37 编辑

障眼术
真爱,偷情,通奸,奉献,冷酷,自私,如此大悲大喜之事,竟在身边层出不穷,往往也看不出它个究竟,以致忽视。一切都完美的混杂在一起,结合为完整一体。哇喔~
2009-04-07 12: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37 编辑

悠闲的低俗
四月阳光有点儿刺眼,一个人在校园的路上游荡,上身一件松垮的棉布白色背心,下面穿着一件黑色运动短裤,脚上不安分的踏着一个墨绿色精致的按摩拖鞋,胸前还懒懒的挂着一个miniplayer,悠闲的张望着路边的风景,偶尔的经过一位姑娘,会引得他偷偷的送去好奇的目光。我是不是不应该,他一边想着,一边偷偷窥视着那些骄傲的年轻。
2009-04-07 14: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38 编辑


爱一个人,爱到让他时时刻刻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爱到不知所爱之物,只为排除那孤独的恐惧。不谙世理,学不得条条杠杠,忍受着世间一切的鄙弃。世事无常,与其奴隶般生存,不如自由飞行,做一颗最美最彻底的花火。恐惧,倔强,无奈,压抑!反抗!爆发!鲜血!就是这样,怒!就是这样,杀!操你丫的!
2009-04-13 01: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18 编辑

就是这样!就这样!
平静,坦然,智慧,安定,高雅,这样!疯狂,关心,欺骗,亲密,虚伪,这样!我想独自happy生活,我想所有人都裸体拥抱。我想平静,我想喝酒。悲剧?怎么可以?怎么可能不?死活!活死!
2009-04-13 01: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20 编辑

哭泣的夜晚
美与丑必须在一起吗?一边忍受着这世间极端的痛苦,一边惊叹于这美好。人可以如此聪明,爱可以像生命般美好。难受的不想再睡觉。兴奋,疲倦,担心,焦虑...牛逼,费度,我崇拜你!Jensus,睡不着的时候千万不要听贝多芬,我这个无可救药的菜鸟,胆小又懒惰,看不得丑,装不下爱,废物!嫉妒弗洛依德那个混蛋。嫉妒~
2009-04-21 01: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20 编辑

南京!南京!
不知是灯光昏暗的缘故,亦或过度劳累,在火车上见到的人总是很令人恐惧。斜对的一位25岁女子,右嘴角下方有一小片红,大概是胎记,总让人觉得那是被揍过留下的淤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仿佛她没有了眼睛!鼻子尖突出很长,甚至弯向下方,像鹰喙一样,脸黑黑的,配上诡异的轮廓。可恶的是那头乱蓬蓬的卷发。看起来脏,又如刚被揍过,死灰色的皮肤,这女子!更可气的是她像我以前特讨厌的一个笨女人。然而,在我的周围,她算是好的。
2009-04-24 0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0 编辑

逗小孩
身边的小女孩异常可爱,一个人趴在小桌子上,用一把极小的勺子喝粥,妈妈在旁边微笑的看着她。对面的大妈看着少妇的脸,指着小女孩的粥,“好喝吗?好喝吗?这粥好喝吗?...”小女孩依然认真的在用她的小勺子吃饭.大妈干笑着,仿佛想掩饰这尴尬,同时伸出鹰爪般的枯手向女孩戳去,女孩没有看她,只是随着她的挑逗躲闪着.斜对的女子急忙加入进来,好像生怕别人会认为自己不关心孩子,偷偷的瞄着少妇的脸色,"这孩子真漂亮,她妈妈就生的好看,这孩子比她妈妈还好看"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少妇的脸,像极了一只老鼠.妈妈笑了,可是在笑之前悄悄的阴了一下.
2009-04-24 00: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1 编辑

奇遇
刚到时来了一小伙子,一到就说:“别提了,满肚子的火。”晃了晃脑袋,说“哎,差点小命都没了!”又晃晃脑袋,“遇到传销的了!...”激情膨湃,向周围大声的传教般讲述着自己的“故事”,长达几个小时。他走后,又来一年轻女子,张口就雷人啊,“我们家那孩子,怀孕了两年,生下来就会说话...”据说她正和她以前的丈夫打官司,又说她孩子没有肉身,精神强迫?没个正常人?
2009-04-24 01: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1 编辑


我太好色了!先来个深深的内疚,之后立刻满大街寻找那些美丽弧线.每认识一个,总是立刻就想尽力去追求,去占有.可事实上,并不会对任何一个有独特爱好.好色,虚伪,占有,自私又时时自我欺骗的人.平凡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21 编辑

真理
渴望真理,渴望认识,忍受着改变,忍受着新鲜。叔本华说那些对生活真正思考,真正从自己的人生中感悟的人是最具有判断力的,可是认识越多,无知就越多,判断力,come on
2009-05-14 22: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22 编辑

        那些花儿的回忆-祭奠美好
        睡前过多的聊天让人失眠。再也无法忍受别人任意的猜测(或许只是玩笑),不得不将那些琐碎的东西拿出来,其实我很喜欢把自己的心情分享给我的朋友,只是不愿在分手之后,难免的带些感情色彩的描述一个曾经很亲密的人。
        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完整的坏人,事实上,也真的没有,所谓坏人也是利益的不同而划分。但凡是人,总有保存自己、保存自己种群(比如自己的爱人,家人,集体)的本性,“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不是说的一个人的境界多么高,而只是一个真诚的人的本性而已,连动物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怎么会有绝对的坏人呢?怎么会有人漠视自己最亲爱的人呢?生活如果有不顺,那么一定是你自己的错。这句话是我自己给自己定制的一个座右铭。我以为,是我还不够了解,是我还不够关心,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又何必在意她的态度呢?只是真诚的对她好,让她自由、幸福的生活才对啊,为什么非要和自己强制的联系在一起呢。也是因此,我找到了一份最真诚的感情:关心、思念而不过多的占有。我想,恋爱与朋友是完全无关的,恋爱与婚姻也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自私的人(相对于朋友而言),完全可以真诚的恋爱,因为恋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婚姻和朋友倒是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威哥说:她就是一自私的人,什么时候都是只能看到自己屁大点的事,别人怎么样她就不关心。昆冰说:她们全家就一...。威哥和昆冰是我大学最佩服的人,也是我关系最好的人了,他们的话很直白,也很真诚,不过他们只是我的感情生活的两个旁观者,希望这些话不要伤害到任何人,男生与男生之间的谈话都是如此犀利的,取其意思即可。老高说: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全家都是如此,过河拆桥,毫无信用,这种人就是人品不行,我告诉你,你马上离得越远越好,别再有任何联系了。
        的确是我最真诚的朋友们啊,你们的话很准确,但我一直知道这些,而且也允许了这些。可是她有她独特的吸引我的地方。认识是从高二开始的,刚一进班就发现了一个用白色小绳捆着一条可爱的小辫子的女孩,文静、柔弱,正是我致命的杀手,那时我才刚刚15,少年的记忆会很深刻的影响未来的生活的。大学的时候终于开始了恋爱,从两个幼稚的孩子,在相互的影响下成长,很多性格和习惯已经交错。难怪最后大学毕业时,同学看到我们的照片,惊叹,你俩怎么这么像!好奇之下看了看,果然,同样的表情...
        这美好的一切是怎么中断的呢?她的父母不喜欢我,个子太矮,唯一的原因。于是,每次放假回家我们都要经历一次这种父母的考验,结果是,,,极快的失败。曾经的感情当然有,但是她已经暂时遗忘,因为在她的眼中,恋爱不仅仅是感情,重要的是条件(长相、身高、才能之类)。这一点与我是恰恰相反的,我一直认为恋爱就完全是感情,只有婚姻才去考虑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放假分手,开学重合。我很享受这份真诚的爱情,没有得失,所以即使她离弃我很多次并没有让我陷入悲痛欲绝的困境。每次重新开始,我们都会很认真的在一起,直到下次放假回到家之前。所以并不是忍耐,也不是伟大,而只是自己真诚的选择。我这人是很不期待结婚的,我觉得那是一个遥远的东西,不想要。和她我动过一次结婚的念头,后来的分手让我再不敢相信,也继续不再期待这种东西。
        张爱玲说过,男人对一个软弱的女人的怜惜近似于他的爱情,女人对一个光环男人的崇拜近似于她的爱情。她的软弱让我心动,也同样让她在面对感情与生活时放弃了我。因此,我始终还是不相信她是一个坏人。
        我觉得汉语中应该多一些中性的词来描述一个人,什么过河拆桥、见异思迁、毫无信用之类的,这些词太恶毒了~我想只取它们的中性意思。因为同样她的关心、她的设身处地的体贴,她的真诚,她的可爱一样不少的仍然存在。
        一切强制的、告诫性的存在都是悲剧的存在,只有自发的存在才是喜剧的。不要说她伤了我的心、或者什么再也不相信她、发誓再也不联系之类的话,那只是一个悲剧的开始。做她的朋友是一件很亏本的事,因为她真的常常忘记关心或者尊重别人。感情?那虚无缥缈的感情还要继续下去吗?时光光说:废话,这种靠性冲动来维持的东西能稳定吗?冲动是来自身体滴,身体是需要吃饭休息滴~这丝毫经不起考验的感情,还要让威哥说的那些“庸俗”的事情再发生吗?
        我想我一定是一个特例,来到北京后,再也不想说出这些曾经的琐事,只是在好朋友问起的时候我会很坦白的告诉他们,我曾经有过一次完整的感情经历,却总是被认为异地的分离让我放弃了它,没有谁对谁错,每个人都在作出自认为适合自己的选择,《后窗》那部电影说过不要揣测别人的生活,你不了解他们前几十年的经历,仅凭自己对生活的一点点经验是推测不到那一切的。就像《蝴蝶效应》里一样,即使你无数次的回到从前,一切的后果你都无法预测,甚至连一点点都不能改变,该死亡的还是会死去,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可能只是恶果的时间地点人物不同而已。
        已经很久不再想起这些,也不再思考这些。不需要忘记它们,它们只是一些让人成长的美好经历。
        我想应该继续开始美好的生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3 编辑

床板真硬
躺在床上,大脑已经疲惫,却又不想入睡。总是期待着一些惊喜,可又明白就算有也不会在此时刻。这大概是第二次折磨自己了,我绝对是在把自己陷入困境,让我想一想,究竟是什么?以后能不能别再玩这种堆积木的游戏,垒的很漂亮却与积木无关,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趣爱好,却沉浸在这盲目的目的中,以致于竟无法脱身了。表现的欲望真是太强了,到处都有它的影子,某种潜意识的理念在作怪,一遍又一遍的想被肯定。有些衡量的标准是不大准确的,何不静静的重新思考一下呢?不要再一遍遍的强调给自己已有的东西并依此为生了,利刃能让人更加知性。何必要做那些鄙俗而不耻的可怜人呢!从明天起,我要时刻拥抱你。
2009-11-14 01: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5 编辑


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今天早上该做的不该做的,想做的不想做的梦都出来了。我变成了众神之王--!,对面是幽鬼,我和一个队友越塔追杀...--!可是等追上之后,幽鬼变成了一个熟悉的人...我居然还欺负她...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也忘记了一切,抱着她心疼的哭了...     
睡不着了
2009-11-22 06: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6 编辑

边缘
又是这样的夜晚,躺在这里,害怕的不敢睡觉。我知道,如果是在我的那张床上,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偶尔隆隆的汽车轧在柏油马路上的声音,一遍遍无数巨大的石头向着我砸来的梦,还有整个院子满满的陪着我的蛇群。我是一个吓大的孩子,恐惧是我最亲切最真诚的朋友,它总是陪伴着我,它喜欢我,它关心我,我也离不开它。眼前时一群乖巧的羊群,它们躲避痛苦,它们时刻保持着应激性,就这样吃啊、走啊、相互依靠。它们是骆驼,承受着无数的应该。它们渴望美好、“幸福”。想找到细腻的我,没有美好、没有邪恶,充满了战斗欲望与创造力的孩子,可是我的朋友它始终牵着我。它一遍遍的把我拉到那个世界,在那里我需要“生活”,需要“应该”,还需要“学会生活”,可是却将废物和灰烬压在我的身上。在那里,时间紧迫不容停留,在我的世界时间却那么的无尽头。闭上眼睛,一只手从门下伸了过来。你是在找我这个矫情又不彻底的孩子么?
2009-12-25 03: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7 编辑

那一刻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都没有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一种离奇的感觉,没有任何所谓的“努力”与“道理”,也没有所谓的“人品”与“珍惜”。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他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在人群中不能自由飞翔,因为在那里必须生活,那里有很多很多无意识而有力量的恶虎,它有时站立在你们中间,又有时把你们围在一起。在那里有很多可以推测的伤心与幸福,在那里感觉已经不再灵敏,只有感受,美与不美的感受。真的没有纯洁,你,红色的法官呀,倘若你大声说出你思考过的一切事情:那么人人都会叫喊:“杀掉这个社会垃圾和毒虫吧!”
      哈哈,睡觉咯~大家都晚安~
2009-12-28 0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8 编辑

求助
我有一种很神奇的难过的症状,就在最上面两块腹肌的正中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压着它,有点儿不舒服。它起源于一次由于抑郁去跑步的经历,而且只针对那次的那个人惹我的情况才会有。久久思索不出答案,谁能给我结果? T_T
2009-12-28 00: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49 编辑

晚安
举个例子:比如你说我很贱,其实我也发现自己真的很贱很贱,可是我还是想揍你。态度和目的比内容更重要。额..天天浪费时间的我@_@去屎吧.好
2010-01-08 02: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50 编辑

My translation. My peom.(曾经最爱的一首歌)
A Hamlet for a Slothful Vassal
一个懒散封臣的小村
(封臣:从封建地主手中获得土地并接受保护的人,以敬意和忠诚回报)

- Behold a jocund morn indeed! -  
看,多么生机盎然的清晨!  
-Sun on high - birds in sky.  
太阳高悬,鸟儿翱翔在天上。  
-Yonder the whist firth eathing,  
远方宁静的河湾缓缓流淌,
-Fro where a gale erranteth.  
后面却有一阵大风飘忽不定。

Ye beholdest but the shadow.  
你看到了这一切,却没有看到那个阴影。
-That is a lie!  
那是个谎言!
Mayhap a tithe of trothplight -  
可能只是婚约的一点小税——  
-Lief I am not!  
却让我一点也不高兴!
I deem - e'er and anon!  
我相信——曾经如此并且马上又要如此!
- My words are but a twist.
(你说)我的话仅仅是一种曲解,
-Tis a feigned lie through loathing, I say!  
而这只不过是由于厌恶而伪造的谎言,我要说!


To and fro, save hither,  
一次又一次,保护着这一切的,
Is thy love.  
是你的爱
- A dotard gaffer, I daresay...  
- 我猜...你真是个一个昏聩的老头儿。
Not a loth!
不算可恶!
But vying for my kinsmen!  
却让我的内心挣扎!
- ...a sapling not!  
……不再像个年轻人!

Beautiful tyrant!  
美丽的暴君!  
Fiend angelical!  
如恶魔般的天使!  
Dove-feathered raven!  
长着鸽子羽毛的乌鸦!  
Wolvish-ravening lamb!  
饿狼般掠食的羔羊!  

A hamlet for a slothful vassal -  
一个懒散封臣的村庄——  
Soothing ale for a parched sot.  
一个干渴酒鬼的爽心麦芽酒。  
Hie to tell me  
赶快告诉我  
What ye judgest as naught;  
什么让你把这一切判断为没有;
I behold the shadow!  
我明明看到这阴影!


- Wherefore call me such names;  
- 为什么叫我这些名字:  
-Nay imp am I!  
我决不是个顽童!  
-Thou art my aghast hart -  
你就像我那惊骇的雄鹿——  
-Grazing in the glade.  
放牧于林间空地。  

-E'er thou sayest aye!  
你要坚持你那陈旧的观点!
That is a lie!  
那是个谎言!  
Thief of a plot!  
密谋中的贼人!  
- Lief I am not!  
我毫无欣喜!
Now go to thy tryst!  
现在去赴你的约会吧!  
- My words are but a twist!  
(你说)我的话仅仅是一种曲解!  
Go, leave, totter!  
走!离开!踉跄的滚吧!  
- Fare well! - with joy I came,  
- 再会!——让我放声大笑,
Until ye dwindlest.  
直到你渐渐远去。  
With rue I leave  
我悲叹着离去 。
A morsel, nay more,  
一小口,不再喝了,
-Even the orb cannot  
就连所有的权力也不能  
For thy journey  
弥补你的离开
-Help me melt the ice !(Hither and thither!)  

帮我融掉这冰!(回来!回来!)
-Help me melt the ice !
帮我融掉这冰!
-Help me melt the ice !
-帮我融掉这冰!

2010-01-10 13: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50 编辑

火车和小说
周围的人有些在睡觉,有些在发呆,从他们的眼神可以感觉到,他们没在想什么,还有些在做着小动作和翻着手机。好可怕!这是怎样的浪费生命!又让我想起自己的无知,一切都来自于这种时刻的组合叠加,我处在一个如此幼稚肤浅的层面,别人发现总结甚至重新表达的感受(如小说、电影、音乐)都无法理解,这无知和不能体会是那样的令人恐惧!读到的小说好像是悲剧,我也分不出什么是悲剧了,仿佛什么都是那个样子,凄凉、悲壮,真实而充满了力量,或多或少的强烈的美感。最害怕的是喜剧,同样的悲剧隐藏在人们的欢乐之中,飘在空中的感觉,离开了大地的坚实。就像一个成年人穿着一套过小幼稚的儿童的服装开心的舞蹈。
2010-01-21 06: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8:51 编辑

小窝
温馨的小床,极度的安静严重的放大了耳朵中的尖锐的声音,很像夏天时没完没了的亢奋的蝉,仿佛耳膜在外面的疲惫不堪让它到此时还在微微颤抖,我的呼吸声主载了这个世界。冷而潮的空气能嗅出一点儿发霉的味道,熟悉又亲切的感觉。还有床对面的大镜子..!小屁孩回来了! ^_^
2010-01-21 06: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赖床,哈哈哈
怎么睡也睡不够了,其实我的身体已经清醒了,只是左边眼睛后边的一片区域不愿意醒来。干净的空气中有着一丝丝棉线般的凉意,一圈一圈的盘在我的脸上,舒服的感觉像夏天的奶油冰淇,软软的凉爽,甜甜的奶油掩盖了那凉。可恶的是我的脚被冻的冰冷!555..起不来,起不来。。。
2010-01-21 11: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36 编辑

浪漫
天色已是傍晚了,他来到操场,寒风中微微颤抖的秋千已无人光顾,最冷的时候一个人荡秋千大概是浪漫的罢!他想,一边向它走去,若是与人“偶遇”,更会被称作一个浪漫的男子。乡间的小院升起了徐徐白烟,让人没来由感到好奇和亲切。及至他坐上秋千了,摇了两下,却不见人来,就下来了。
(一个习惯了的表演者的故事)
2010-01-24 09: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个无聊的家伙,弄死算了。
刻意的追求一些概念,而不是自己的体会。有些东西,比如小麦,你看了一眼照片,然而你体会不到春天的麦浪;即使看到了,你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播种、怎样一点点长大的;就算看了一遍,也不能体会到一个农民对小麦的感情。好长的句子...这曾经的想法现在看来很矫情,即使是刻意去学习,学习式的摹仿思考又怎么了?那好像是认识开始的初始阶段。不过停留在这儿显然是脱离了现实了的,还需要更多的认识和思考,可能就大概性的了解了吧。我又喜欢上我这样的菜鸟了,嘿嘿嘿。不过假如没有一些概念,我用自己的大脑去得出一些新的感受,会不会可能?还是认识就已经被限定了必定是已经掌握了的概念的东西?换个话题,为啥老高那么害怕被戴绿帽子啊?结婚就是约定不准跟其他人睡觉吗?好像是想也不准...哈哈,就这么点用处啊?...
2010-01-27 23: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nXiBaoNanHai 于 2010-12-11 19:37 编辑

早上的声音
卖豆腐的人又来了,趴着床上正胡思乱想,突然的一嗓子“要豆腐叶~~''”前面的“要豆腐”像炮弹一样迸出,最后那个叶字先是平平的延续着前面的调儿,然后似乎拖的不耐烦了的突然拉高,变成了升调,就这样升啊升啊,终于他的烦躁全部喊出来了,声音就突然停下来了。大概的感觉是他不想太嚣张的叫喊,但又不得不,所以最后一声一点点不情愿的上去了,等差不多足够了时又像解放似的停下了。这声音常常把我的思路打断,仿佛要把我拽回到某个地方,让我感到一阵阵恐惧。另一边有回族人常常放的伊斯兰教的圣歌,也是伴我长大的伙伴,不同的是它仿佛在说着一个什么美好的事情,或者在认真的忏悔,让我常常忘了在干什么,似乎它能让人的大脑停止自转,把全部都集中在那声音上,既悲凉又产生一些朦胧的幻想。这两种声音组合起来仿佛就成了一个循环,循环中充满了懦弱、可怜、痛苦和比较式的幸福,让我想起《七武士》里的画面。很抱歉总是以旁观者高高居上的口气说话,这也正是由于我也逃不出自欺欺人的告诫式的自我肯定,可能我也是个自卑的人,可怜的人。
2010-01-28 08: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
哦!让人心动的姑娘!
2010-02-05 09: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睡前的小“莫名其妙”
从小我就是个乖孩子,会看大人脸色做事,会迎合别人所好,久了就忘了自己。所以那个时候我很喜欢和一个人聊天,我的任务就是引出一个他感兴趣的话题,我便可以偷着轻松一下大脑,听他的肥皂剧,享受着我创造的气氛。最怕一群人说话,对于自己,我根本不懂得怎样去表达,也觉得没有意思,我最讨厌说一些说过的话或者自以为对方不喜欢的话。现在想来,真像一个小姐。甚至害怕别人的关心,因为我只懂得如何迎合嫖客。终于有一天学会自己享受乐趣了,才发现身边的人没一点小姐的潜力。“恩,呵呵,理解了。”
2010-02-15 23: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欣赏照片的一点小心得
都说现在学生、明星越来越像小姐,小姐越来越像学生了,看起来的确像是这个样子,可是区别是相当相当大的。比如最近看了无数图片,有一点点小感慨:艺术再色情也是艺术,色情再修饰还是色情啊!区别很明显,拍低级写真的那些主角不是用呆呆的眼神对着镜头,或者极尽诱惑的眼神,就是摆出一个姿势僵硬的pose,很明显每一个人在拍照的那一刻都是大脑短路,太难看,统统都难看死了!!!相比之下专业模特较少会把眼神对着镜头,每幅图片都带有一定的意境,一切都那么自然,每一幅都像是极巧合的抓到了那些美的瞬间。讨厌那些做作的、刻意的东西!!删掉你们!

2010-02-24 04: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1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灵魂
柏拉图关于灵魂有一段对话,他假定人可以分为身体和灵魂两个部分。当我们身体出现健康问题时,我们需要医生来帮我们治疗,同样,当我们的灵魂出现问题时,我们也需要一个在灵魂修复和保养领域内大有成就的人来我们治疗。当然,我们的身体出现健康问题时,有时会表现的很明显,有时会表现的不明显,有些病会潜伏在我们体内,而我们却浑然不知,只有医生才能看出来,灵魂也是如此,当它的问题表现的不明显时,我们会感觉不到它已经生病了,只有在这方面的专家才能看的出来。就像医生对人的身体、对各种身体病症专心的学习研究,这方面的专家也无时无刻不在对人的灵魂、对各种灵魂的病症进行研究,这种研究方法就是考察,考察每个人的灵魂。 就像只有和谐和秩序能使建筑良好,而无序则使建筑不好一样,无论是器具、身体、灵魂,它们的好都在于他们有某种公正和秩序,而无序则会使他们不好。然而接下来的对话让我感到有些奇怪。他说,有序就是有节制,有节制的灵魂就是好的灵魂,有节制就意味着遵守正确的纪律、正确的法律,进而又提出了作恶要远远比受恶更加无耻、更加痛苦。我想,有序并不等于有节制,一个有节制的身体也经不起任何自然界一个小小的灾难,一个再有节制的身体也经不起一把小刀插进心脏,因此,有序并不等于有节制,至少不是仅仅主体一个人的节制(因为如果整个宇宙完美的和谐有序的话,完整的有节制大概就可以等同于有序了)。就像我们的身体生病,难道全是因为我们没有按照规律生活吗?不,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外界有太多的病毒,有些病毒的进攻能力已经超过了正常身体的抵抗能力,这时的无序并不是主体的无节制造成的,至少可以说,不全是他的原因。对应于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灵魂之所以生病、出现混乱无序的状态,有时候是它碰到了太硬太锋利的东西,有的时候是它碰到了寄生的病毒,而那时我们的灵魂的抵抗力不足以抵抗,或者更有时候,它碰到了凶恶的猛兽,以它为食的猛兽,直接被吞食掉。由此看来,我们就无法再得出作恶比受恶更痛苦的结论,因为相比之下,我们的身体受伤、生病,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它碰到了比它强大、并且又恰好就要迫害它的东西,我们的灵魂生病也不是因为我们自己作恶、违反法律导致,同样,它也碰到了无法克服的困难。说到保养身体,很多人擅长的很,我想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减少外界的侵犯,一方面是使身体更加强大,然而其实这两方面并不能无限制的优化,甚至还会相互制约,就像温室的花朵经不起一点摧折一样,就像强大的东西要经历千般磨难一样。我们的灵魂该如何守护? That’s a big issue.
2010-03-29 15: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 BJTUICP备13011901号 )  

GMT+8, 2022-1-25 21: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