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快速进入版块与发帖 搜索
查看: 6201|回复: 0

[游记攻略] 我曾经用双脚丈量库布齐沙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 库布齐沙漠 是五一前一个周末确定的,偶然见星七club的推文——体验大漠荒凉,看血色落日,忽略动词后吸引力A+,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本上无数边塞诗词早早已埋下想往的种子,沙漠,西域、骆驼、瘦西风、天苍苍野茫茫……露营、篝火、日出、徒步,本身就是很酷的玩法,地广人稀、春风不燥,再加上月满时分,势在必行。
有个话题说没去过沙漠怎么好意思叫做文青,文艺青年在当代是个小清新的群体,有着小执着和小确幸,想着诗和远方,满腹经纶不为指点 江山 ,躲进小楼成一统坐听雨打芭蕉闲来春华秋实。标签是有重量的,桴浮于海亦或冰山一角,怕过犹不及,还是单纯说就是一种念想,沙漠怎么着也得去看看的,草原也一样,用脚去丈量土地,用眼睛去看三光四方,俗也可耐。
4.28晚7点在惠新西街南口汇合乘大巴车出发,旅团云集,每个队伍都有番号旗帜,有种梁山泊聚义的即视感。我们仨也终于集合在一起,至于我一个人拎着9瓶水的事故就不多说了,单说凯锅在听说五一沙漠行后立马订机票过来还说不怕被坑的勇气就很给力的了,我自己反而弱弱怕会耽误他,毕竟也是第一次报团,凯锅也是第一次来 北京 ,600公里外的 内蒙古 沙漠里,又会有什么样的烽火狼烟呢,既然是队友那必须不怕坑。
晚8点左右,大巴车开始出发在G6上飞驰,一路向北转西,过 北京 穿 河北 到内蒙,重卡是夜行高速的标配,加油站服务区也是杠杠的。路过一个 富士山 下一样的山头,沿着山脊绵延到山谷里的白光,遥遥晚空点点,星空息息相关,繁星流动,夜的静谧透着浪漫的气息。农历十三的夜晚,早就确认了眼神,也确认过月光,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脱离熟悉的环境肆无忌惮去撒泼,夜晚行车,灯火取代白日寂然如诉衷肠,夜的颜色,有时黑彻到黯然,有时蓝湛到惊诧,星星点灯,点亮月光,洒下如炬如昼。

今夜月朗星稀,春风拂槛,一觉醒来, 乌兰察布 的日出晨光依人,还在路上。

上午11点抵达目的地,定位显示是 鄂尔多斯 沙漠军团,第一天没有直接徒步而是先安营扎寨在沙漠公路旁一个废弃的加油站附近,方便露营,行程是搭帐篷+自由活动沙漠美拍溜达+烧烤篝火,各自领了帐篷和睡袋就开始感受沙漠风情了,蜥蜴是最先看到的第二多的动物,极其灵活,颜值看上去就很不正义,第一多的是黑色的虫夜伏昼出,整个身子往沙子里钻,动作愚拙仿佛就是来搞笑的。搭帐篷是第一次,虽然大致上看了领队的操作,实践起来也是够亲近自然的,外面的一层罩布往上撑,接近地面均匀露出了一寸左右的纺纱,结果就是等到傍晚回到帐篷里一层沙,只要没进动物啥都不是事儿,女汉子天性无疑,总算看上去还是那么回事儿。大致整理好装备,吃了准备的干粮马虎解决午餐,拿出雪套和登山杖,就迫不及待去附近的沙包探险了。

新结识了一小伙伴永哥立马就组四人分队了,就近的高处是有些许植被的,参差不齐,不是想象中一望无垠的感觉,刚好看到对面有旷野一般的沙漠,那才是书里说的画中绘的样子,时间还早就赶紧穿过公路奔着广袤的天地去了。
站在一毛不就的沙漠里,没有烟火,没有飞鸟,真正看到的只有自己时,直面的就是沧海一栗,根本没有多余的想法,工作、城市、人群这些字眼与眼前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也不会想起,唯一会干的就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荒野放肆撒泼。在目之所及的这一片,一个虫子,一棵绿植,一根枯枝,都是造物者的艺术品,它们留下了风沙的形状,崖边的树是要坠入深谷还是要站成永恒呢。一开始是要去攻下那片高耸的沙坡的,但总不免走几步又想停下来抓拍几张记录一下,或者我们几人寻思着来上几张摆拍,走着走着,看着一串串的脚印,看着前方的沙丘,不免又联想到大话西游里的片段,我记忆里没有完整看过,或者太久前看过已经淡忘,可只要说到这个话题难免就有种小忧伤,一万年太久,那个背影太过落寞,“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
那个高高的跟城墙一样的沙垒,并不容易爬上去,坡度有70.80,必须靠四肢爬行,而且沙子会随着脚印滑下,一边艰难向上,一边还觉得挺像沙画,默默观察我刻意外力作用下能够减弱它多少锋芒。站上制高点,很自然地有种渺小又主场的感觉,风力要更强劲一些。路过两位徒步的大爷,特意告诉我们这里是有名的龙头拐,还主动帮我们合影,顿时豁然 大悟 原来这里就是河套平原,龙头拐就是 黄河 那个几字形里的拐点,事先没能得知还好没耽误多看了几眼,水量不大泥沙淤积抬高了河床,还有队伍就在河岸上扎起了帐篷,大爷是摄影师,好些年前就横穿了 库布齐沙漠 ,这是第好几次来这边了,随身带着背包和帐篷自由行,走到哪儿算哪儿,又是行者无疆的身影。
下午四点半回到基地,烧烤趴就比较尴尬了,两个烧烤架被70来个人虎视眈眈围着,一天没有正常进食的大家都比较饿了,根本供不应求,食材很多就是不够烤,我们四人决定错过高峰先去凑一桌沙漠扑克跑得快,云淡风轻的玩了个把小时,再一看就餐区还是围在一团乌泱乌泱,方才觉得局势不妙,凑过去也接不到熟食,拼手速还是有技巧的,最终总结是还得靠自给自足,由凯锅做主力队员直接上手自己烤,我们四个如果有拿到吃的的机会就匀着吃,还是有点可怜兮兮的,不过挺有意思,毕竟沙漠bbq环境还是有点艰巨的,以半个玉米垫底完美结束晚餐,我和映是吃饱了饭量小,就是不知道他们两感觉如何哈哈也没说,不过flag本来就奔着瘦10斤的节奏就算太委屈也得忍着不是。
随着夜幕降临,扎营附近又多了好几个队,应该有四五个不同的阵营,天一黑就开始各自的篝火狂欢了,可是我们队默默被隔壁收编了不让私下放火,去一个大火堆玩儿,那个队伍的领队大哥挺尬的,音箱里全都是DJ和几首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歌,突然又来一句are you ready,一开始气氛还可以慢慢就弱了,隔壁的队伍听的都是海草舞、 赤壁 等与时俱进的歌,再隔壁就是在玩游戏放孔明灯,耐不住社会摇的步伐,钻个空子就叛离组织去隔壁围观了,兜了一圈九十来点了,还是自己放火吃点东西玩跑得快踏实,火堆一烧起来就舒服了,晚上气温10来度左右不算低,火堆能借个光升温有气氛,远处还有歌声嘹亮,第一次露营,第一次坐在沙漠里看着皎皎月光和几点星辰,火苗蹭蹭冒,那些到不了的叫做远方,回不去的是故乡。

早上5点半,领队就叫唤着看日出的童鞋得起床了,睡袋里面很暖和,那时候睡的正香,还好映听到了,立马就抖抖擞擞钻出帐篷,清晨的温度有点任性了,好几个机灵,透心凉又飞扬,随便洗漱一下就赶着昨天去过的沙坡追日出,朝霞已经晕染了地平线,怕赶不及轻盈腾出的时分,就坐在了就近的小山坡上,眼巴巴盯着太阳挣脱云层,最终那个鸡蛋黄并没有脚踏七彩祥云,身披混天绫粉墨登场,不紧不慢放慢了节奏,依然那么圆又亮,凯锅说他没有看过日出,去哪儿哪下雨,至少今天能看见6点的太阳也算是日出了,飞机划过一道白线,像是风筝线拽着黄色的圆球,向着光亮的那方,多少次朝升夕落都看不够的。

8点,开始正式徒步之旅穿越 库布齐沙漠 西线。之前攻略的时候得知库布齐穿行分东线和西线,东线有七星海,风景会更丰富一些,路程更复杂,适合资深驴友,西线则是大多数人第一次来沙漠的选择,轻度体验,终点响 沙湾 景区。我们这一行七八十来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来沙漠,西线无疑了,且是步行龙头拐至响 沙湾 一段。遮阳帽、魔术头巾、墨镜、雪套、登山杖、防晒霜、水、干粮(巧克力、饼干、辣条、糖果)全副武装,雄赳赳气昂昂的队伍迎着橙色的星七旗帜出发,领队收尾以防有人掉队迷了方向,最开始整体步速偏快,前一天给了充足时间摆拍,今日任务就是敢问路在何方,走着走着就拉锯开了,过了正午后战斗力骤减,基本上就是一路走走停停,走累了就随地或躺或坐,此刻干粮、水就成了唯一的稻草,这次的经验告诉我,辣条已经成了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堪称精神食粮。风平静时我们几个一边走一边聊天儿哼哼小曲儿,风大的时候,沙子就扑面而来,还好捂严实了,坡面上能感觉到沙子的回旋不遗余力,四人就列队借力前行,活生生逆风而行取经即视感。
沙漠,西域,胡琴,驼铃, 玉门 关,一想到大漠就会有一连串的画面感,而此刻沉浸其中,反倒没有多余的想法,唯一的念想就是跟上队伍穿越沙漠到达路线的终点。风过之处如镌刀,近处沙面鳞次有序,像是用模子烙印的那样,说是规整又不刻意,说是无心却又有意,远处是广袤的沙画,表里山河,沙坡的曲线过渡自然,胜过西子柔情又多三分的雄浑壮阔。从小听过的那句: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刻骨誓言太过唯美,渺渺有形而被动,这种依存远没有以树的形象那样叶和根相拥在一起踏实,诗人笔下润色无声,也可能本就是道亦道,非常道。映说沙漠里最大的触动就是无论多少人来过留下足迹,风起沙落过后照样是块好漠,嗯,很直观了,风一样的女纸就是风一样的说法,我琢磨着换一种说辞,白浪依沙滩是水的恋曲,潮起潮落抚平逐浪的印记,大漠月垄沙是风动草,经年易转不改昔日的光年。途中遇到一路驼队,大家都很兴奋,在我们常识里骆驼就是沙漠的代名词一样了,骆驼走得很慢很安详,牵着骆驼的人年纪稍大佝偻着身子,脑海里一下就蹦出“骆驼祥子”四个字,骑着骆驼的游客轻松体验着驼背上的风景,看上去整体感觉有点沉重不搭,眼前,驼队还是驼队,只是不是那 丝绸之路繁盛时意气风发满载丝绸、瓷器的商贾了,黄沙漫漫,惟余驼铃声,不绝于耳。
沙漠里并非是不毛之地,加上近几年防止土地沙漠化而采取的固沙工程也在一直进行着,蚂蚁森林里每成熟一棵树都会在 库布齐沙漠 里种上一棵,偶尔也会有很倔强的绿植、小草钻出来,惊讶于这样的生命力,认不出名字,倔强而不羁,沙漠里的迎春花开的稍晚一些,蒙上一层沙子没那样的明黄色,昂然而立。在一片灌木丛区休息时,还看到了羊群,乌泱乌泱的一大片,其他的羊跟着头羊觅食的,还有两条大狗看着,很有纪律性。沙漠里除了徒步还有更炫酷的玩法,沙漠摩托和吉普,横行霸道,马达声传来疾驰而过,所向披靡,我们徒步的玩法呢也比较刺激,不用绕路,只要方向一致,取直线走法,是平地时就走,遇坡就直接滑下去,当做滑沙了,还特地找最陡的角度,四人玩儿得不亦乐乎,最终光荣地成为了收尾队员,不慌,越过沙丘,还有人等候。
一开始领队说全程15公里,心想小case,走过十几公里后再问就只说没多远了,再问就是快到了,等到了终点才知道走了22公里,更尴尬的是根据领队的经验是4小时能跋涉到终点,而实际上我们活生生走了9小时,是太年轻了吗,此处不明觉厉。但说明一下,是别的队友问的,我们打鸡血小分队还是很腻害的,除了又渴又饿,其他都还好,等到了终点的店铺,猛灌冰水后立马觉得自己瞬间又活过来了。
徒步结束已经下午6点,直接乘大巴到了 达拉特旗 的宾馆,带了一身的风沙,只想尽快洗漱一下舒舒服服出去溜达,晚上自由活动,也可组队去吃大餐,考虑到凯锅好不容易来一次,还是单独出去吃吃聊聊天比较好。我是习惯是到一个新的地方,说不定就来这么一次,一定要最优化路线逛精华部分,首先 达拉特旗 是一个县级单位,中心地带走街串巷即可,小城气息,吃的和逛的不能错过,直接搜了一下附近有个白塔公园、达 拉特 公园,晚上可以逛逛看看夜景,美食大众点评前三,第一个太火点菜适合人多,后来吧选来选去就去了羊蝎子,过程省略,反正是吃了芥末味的大拌菜,还好羊蝎子还可以,汤很清新,吃完走在街上,风很大很冷,为了取暖一路小跑去小吃街,疯一样的女子蹦哒蹦哒也是蛮尴尬的,小摊是最综合也是最接地气的,还好时间不算太晚,11点多没有撤,又买了烤冷面(南方没有给凯锅买的,这个味道一般般了)、烤面筋(辣椒粉是真搁多了,又咸又辣,映买了一把我就吃了半根,)、还有零下几十度的冰激凌(咦,太甜了),白塔公园灯光已经关了,为了按计划还是摸黑前行顺道走去住处,莫名兴奋,可能是抖完沙子后一身轻松了,很嗨,一点儿也不累,最重要的是,我,从没破过3万步的人,这一天竟然步数直接到4万了,哇哈哈,开心到飞起。
沙漠,晚上没有想象中那样寒冷,虫子蜥蜴都歇了,凉凉月色和朗月,暖系篝火和老友,露营睡袋和荒野,白天没有想象中那样酷热,不是寸草不生,也有飞禽和虫鸟,过去的刻版印象,如今真真切切站在这里,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我们可以在这里。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海子的《九月》,写的是草原和马头琴的悲怆,按着标题的逻辑想到了这里,敏感的诗人没有家,笔下再多文字写的都是远方,向着自由的方向,难免会看到这些不为的忧伤,上次听木头马尾是在独克宗古城一个藏地酒吧一角,大概就是一种感时伤怀吧。
草原和沙漠,是一样的九月,羌笛何须怨杨柳,还是像一开始那样去走吧,看看光照彻大地的模样。

沙漠返程是5月2号,一天都在路上,早7点出发,遇到堵车和交警查长途驾驶,结果晚7点才到 北京 还下起了小雨,计划好带凯锅去长安街骑小黄看夜景的,又马不停蹄处理好行李奔赴天安门,运气还不错,坐上了末班地铁回家,长安街的自行车道很宽敞,城楼上的灯光依旧是 中国 红,五一完美结束,起早贪黑的浪,我也是服自己个儿的。
沙漠里新认识的小伙伴永哥看起来像个社会人,没想到是97年的,出来工作很久了,聊天后就觉得还是单纯的好人一枚,毕竟年纪小,从沙漠里带了一袋子沙说是要做沙漏送给我们,一周之后果然看到了成品,还很有心的刻上了 库布齐沙漠 五一纪念的字样,我找他要照片说要写游记的时候还特地跟我说一定要发他看,原话是“你写完借我看一下啊,我保存一下老来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来念念经”,恩,表示鸭梨真的有点大。
凯锅吧,还是表示佩服你不怕坑的勇气,提前一周也敢说走就走,可能主要的勇气还是壕,也不用过于考虑成本,我这种向来都是穷游到底肯定会想老多了,最后吧也算是个很充实的行程吧,也算是带你去了天安门南锣鼓巷后海五道口,路过了长城,不仅逛了 北京 ,还横穿 河北 到了内蒙中部,最最重要的是看到了那啥心心念念的鞋,反正不懂啥情怀,总之吧,应该是玩儿的还算ok吧,我尽力了哈。

去过了沙漠,在回来的大巴上就盘算着该去草原了,那达慕大会7.8月,锡林格勒的比较传统,说不定时间工作能安排好,到时候一下子就买票去凑热闹了,生活如果只是工作就太过单调了,保持步伐,毕竟也是在沙漠和水泥地都徒步过23公里的人了,带上我自己,再带上映,就可以出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 BJTUICP备13011901号 )  

GMT+8, 2021-9-21 21: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