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返回首页

makaiyuan的个人空间 https://zhixing.bjtu.edu.cn/?366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艺伎的幕后情爱与婚姻

已有 2063 次阅读2012-10-13 23:44 | 婚姻, 的

据路透东京8月22日报道,7月份,日本的出口总额创半年来最大降幅,其脆弱的经济复苏可能会止步不前,这样的状况着实让日本国内担忧。而中国作为日本在亚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中国的观光客对日本服务业的繁荣也有着深刻的影响。以往只有酒店餐厅服务员学习汉语,就在当下,连享有“国粹”之誉的艺伎们亦学起了中文。“因为经济长期不景气,来的客人越来越少,期待今后中国客人能来此观光,所以才开始学习汉语。” æœ‰ä½å¹´è¿‡åŠç™¾çš„艺伎这样说道。

 

日本小说家永井荷风在其著作《江户艺术论》中这样描写艺伎:“凭倚竹窗,茫茫然看着流水,她们总是令我欢喜。”正如这位小说家所说,艺伎的人生如同窗外潺潺的流水,他们的存在带给了人们瞬间的欢乐,而自己却只能守着回忆度过后半生。这其中也包含年纪较大的艺伎,当没有姣好的面容,技艺不再精湛之时,面临的困境更是让人难以想象。

在这里,我们或许会将艺伎与另一种角色相比,即妓女。自社会上有女性从事艺伎职业,关于艺伎和妓女的争论就是一场无休止之战。行规有言,艺伎不是妓女,而现实中的确存在恶语讽刺艺伎既卖身又卖艺的现象。那么这种有卖身嫌疑的艺伎向我们隐瞒了什么?艺伎的情爱与婚姻生涯究竟如何? 

男艺伎:身陷虚幻又真实的情爱纠葛

日本艺伎最早出现日本元禄年间(1688年—1704年),在宾客与遊女(明治时代之后对妓女的统称)的宴会上,被人称作“帮闲”或“鼓持”。那时的艺伎清一色为男性,他们讲些淫荡生动的段子,引得客人和遊女哈哈大笑。在日本艺伎文化300多年的历史中,男艺伎始终贯穿其间。17世纪末,日本由于妓馆人员紧缺,不得不从民间招收男子到那里男扮女装,歌舞助兴,丰富妓馆的服务内容。最初,男艺伎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那些一掷千金的达官显贵、富商巨贾,到德川幕府中期,还服务于统治阶层的武士以及普通商人阶层。其实,在德川幕府时期,政府是严禁私娼的,而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若是去找民间妓女享乐,容易招致不良后果,这样,他们借欣赏男艺伎表演之名钻官府的禁令空子。这些男艺伎婀娜多姿、妩媚动人,在这样一个充满浪漫情调的行业,光明正大地为官吏、商人们提供性服务。二战前的日本,如果有人能够拥有一个随叫随到的艺伎是个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直到今天,男艺伎与客人之间的性爱关系都不是什么秘密。

到底是什么赋予了男艺伎受人追捧的魔力呢?男艺伎除了拥有俊美的相貌和高超的表演技能,还十分懂得体恤客人,总能成功地让客人沉浸在他们营造出来的美好氛围中。在日本现代社会,女人们的最新时尚玩意是找男艺伎寻欢作乐。同样是提供性服务,只不过现代男艺伎服务的主顾多为女性。美国媒体在2010年有调查称,随着日本女人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市面上想要赚女人钱的男艺伎应运而生,白领丽人到男艺伎那里寻欢,视之为送给自己的礼物,以消遣减压。东京就有这样一间男艺伎专门店,负责人30岁出头,名叫竹山优子。这家店采取永久指名制,选定一名男艺伎作陪后,没有特殊原因中间不得更换。要想知道店里哪位男艺伎当红,可以了解艺伎的指名数。其中一位24岁、名叫优之介的男艺伎年收入可达20多万美元,他的当红程度在这家店仅排名第9。

 

男艺伎专门店的艺伎是可以被女客人请到其他地方提供服务的。假如你在酒吧里看到一对男女静静地相视而坐,眉目里尽是深情,和外出约会的一般小情侣没什么两样,男士绅士地为女伴倒香槟,她享受着这一刻,偶尔还会耳鬓厮磨。事实上有时这卿卿我我的甜蜜场景是女士用一笔不菲的开支换来的。男艺伎收了钱便会用甜言蜜语去哄客人开心,让客人享受到独一无二的关心与体贴。说到这里,可能会有读者联想到夜店里的“牛郎”。与男艺伎不同,牛郎有着更加明确的工作目标,如为客人点烟、倒酒、陪喝酒、聊天等,当然还有个重头戏,那就是为客人提供性服务,但男艺伎与“牛郎”的根本区别在于获取酬劳的来源——牛郎的全部收入都是靠客人点的酒来计算提成的,艺伎获取的报酬则是客人为其提供的服务支付相应的隐形费用,如情感交流以及性服务等。

纵然表面,艺伎与客人之间会有暧昧情谊,可当事人未必真正掺杂个人真情。客人从艺伎那里享受到的隐秘、细致、原汁原味的男女情爱,在外人看来,或许只是存在于精神层面的假象。假象毕竟是虚幻的,艺伎的精神世界实则极为空虚,尽管有着丰厚的收入,也难以改变艺伎同性恋盛行的事实。东京新宿二丁目“同志街”就是男艺伎同性恋的聚集地。

女艺伎:“跌倒”卖身难逃悲剧婚姻

自18世纪中叶,男艺伎数量有所减少,女性在艺伎行业中占据着压倒性的比例,且女艺伎大多有着天然的绝对优势,她们美艳柔情、风度优雅、天资过人、风韵无限,还有妆容上的眼角一抹红,更能显现女性的妩媚动人。

在18世纪后半期,艺伎开始有了自己的模拟婚姻,相应也产生了固定的包养“相公”。艺伎一入行,便会有年老艺伎(被称为妈妈的管理者)给年轻艺伎讲述艺伎们为了职业牺牲爱情的大批实例,以此来给她们洗脑。艺伎被训练成为一种特殊的人群,那就是铭记一条真理:一切行为要以服从男性客人和妈妈的意愿为宗旨。长期以来,妈妈为解决姑娘们的情爱问题,会为她们精心挑选一些专门的“贵客”享用她的初夜,或者安排某位特定的客人长期包养这位艺伎。

实习艺伎要成为正式艺伎,就需要举行“水扬”的仪式。对艺伎来说,要能成熟老练地周旋于男性顾客之中,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艺伎馆妈妈为艺伎物色一个财力富有的人当“水扬相公”,这位相公向艺伎馆付一大笔钱,买下享用该艺伎初夜的“水扬”权利,然后还要操办酒席,为艺伎添置华丽的和服。“水扬”,可能相当于中国古代青楼妓院中男性嫖客为心仪的妓女“梳拢”(妓女第一次接客伴宿)。当艺伎的相公,事先要和艺伎馆的老板娘谈好价钱,每月支付多少生活费。走红的艺伎,时常有高额的收入,有没有相公都无所谓,但不那么红的艺伎,有了相公才能维持生活。当然,艺伎和相公的模拟婚姻、模拟家庭,仅仅是模拟而已,并不为社会承认,也不受法律保护。纵然如此,在艺伎的世界里,一旦认定了自己的相公,就会绝对地奉献自己。这种关系,有可能维持几年,也有可能只几个月就分手。也有的相公替艺伎赎身,正式娶来做二房的。 èƒ½æˆä¸ºæœ‰é’±äººçš„二房,算是艺伎功德圆满的一大喜事,但对大部分艺伎来说,并没有这么幸运,即使有幸成为二房,也有可能被人抛弃,再重操旧业。在现代社会,艺伎的自由度有所提高,服务类型多样,不被男人赎身也足以自己养活自己。

 

除了模拟婚姻,艺伎若是想过真正的婚姻生活,就不得不退出这个行业,通过正式结婚来保持艺伎行业的“纯洁”,其婚后的生活其实与传统的日本女性并无多大差异,首先要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其次是绝不能再到艺伎行业抛头露面地表演了。

与此同时,在这个历史时期,艺伎分为四个类型,其中“白色艺伎”指的是单纯依靠表演娱乐客人的艺伎,与之相对的是“跌倒艺伎”,是允许随意与相公之外的其他客人发生性关系的,还有站在宴会厅的推门旁演奏三味线的“木户艺伎”,以及不是凭借音乐技能被雇佣的“女郎艺伎”。因此,在“跌倒艺伎”的情爱生涯里,这类人的职业角色与妓女的经历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然而,我们无法否认,艺伎是靠取悦男人来生存的一类特殊行业,但和一般的妓女甚至高级妓女不同的是,艺伎是最令日本男人接受和放心的女人,这一切都归功于艺伎的行规——守口如瓶。在日本历史上,曾经有一位政界权贵,由于突然向外界公布了自己蓄养的一个艺伎情妇,以及他们之间的情史,被迫下台。诸如此类事迹,一旦曝光,对艺伎的形象绝对是一大损害。但是艺伎们纷纷表示,该女十有八九不是艺伎,只是一般的妓女而已。众所周知,日本女孩一旦做了艺伎,和男人有了交往,无论如何都会遵守秘而不露的职业规则,真正的艺伎是受人尊敬的,和她们有亲密关系的男性也会选择尊重他们之间的隐私。只有妓女,那些所谓的情人才会不顾及颜面,曝出有损声誉之事。

 

在现代日本,艺伎的表演场地——茶屋是几乎不对新客人开放的,要想成为某位艺伎的客人,先要成为茶屋的常客。90年代时,艺伎一个小时的出场费一般是一小时6-8万日元(约4000-5000元),但是现在一般都是一小时2-3万日元(约2000元左右)。如果不是常客,有时候花上一笔大价钱都未必能一睹艺伎的芳容,更别说欣赏她的表演了 ã€‚在日本包养一位艺伎,一年一般都得需要1000万日元(约65万元人民币)以上,其中一套和服往往都要100至200万日元。对于这些长期被包养的艺伎,你若是想请其为某次聚会献艺,花上成千上万美元都是常有的事。至此,不难理解,尽管曾有“跌倒艺伎”的存在,也丝毫不影响艺伎的优雅与高贵的形象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艺伎就是一群美丽的笼中之鸟。日本最有名的艺伎中村喜春,是成功艺伎形象的典型。在上个世纪,外表迷人、学识渊博的她,凭借独特的气质红遍整个日本,后来各大传媒相继邀请她接受访问。1983年,她还推出自传《东京艺伎回忆录》,讲述了自己是战前唯一精通英语的东京艺伎的传奇故事。但她却连遭两次婚变,不得不孤独终老。连中村喜春这样才貌俱佳的艺伎都难逃婚姻不幸的命运,不难想象这一人群整体的人生境遇为哪般。在这个层面上,她们也许真的无法选择,但在我们心中,可以确定的是她们追求日本传统艺术的热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北京交通大学论坛-知行信息交流平台 ( BJTUICP备13011901号 )   

GMT+8, 2019-9-17 00:5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